乌镇戏剧节:第六届乌镇戏剧节落幕因“容”而荣

编辑:南宁资讯平台   来源:http://jjach.com/    点击:48

乌镇10月28日电 (记者 高凯)为期11天的第六届乌镇戏剧节28日落下帷幕,诚如一年前在此地揭晓的本届戏剧节主题,“容”,这一生于古镇的戏剧节再度以兼“容”并蓄为气韵,不断续行于中国,续行于世界。

  以拥有1300年历史的乌镇为舞台的乌镇戏剧节首办于2013年,其一大特色在于各个演出场所的多元性,以及专业性。自创办,这一由戏剧人黄磊、赖声川、孟京辉协同企业家陈向宏共同的戏剧节凭借其高品位的选戏愈加业内外认可,迅速成为国内少有的可比肩阿维尼翁和爱丁堡戏剧节的戏剧盛宴。

  波兰格鲁托夫斯基学院院长雅拉斯拉夫·弗瑞特认为,“乌镇戏剧节是非常高级的以艺术为导向的节,所有的一切都有非常好的分布,产生很和谐的一种氛围,在这个戏剧节里,既有一些导演作品,同时也有新的作品。我们在戏剧节里,会接触到不同的作品,不同作品有不同文化背景,恰恰是这些多元的作品的呈现,令乌镇戏剧节有种实验室的效果,因为它可以去检验,而不是简单地是作为一个大节日或者说戏剧盛宴。”

  本届乌镇戏剧节的特邀剧目是6年来整体数量最多,涉及地域最广,探讨最丰富的一次。世界四大历史、极具美学表现力的顶级历史名团都将在乌镇戏剧节上逐一登台。

  正值120周年的俄罗斯莫斯科艺术剧院为戏剧节献上反战巨制《19.14》;欧洲传奇剧院德国汉堡塔利亚剧院的80后导演巴斯蒂安·克拉夫特为乌镇戏剧节带来了《黑暗中的舞者》;日本SCOT剧团由“日本国宝级戏剧大师”铃木忠志创立和带领,他的作品《北国之春》探讨了有关的理论;华沙新剧院带来获得多项欧洲戏剧大奖的作品《说话的手》,其导演沃伊特克·齐梅尔斯基是当今欧洲剧坛最著名的导演之一。

  此外,本届乌镇戏剧节的一大艺术命题,便是对优秀文化遗产的致敬和解读。老舍的《茶馆》、贝克特的《等待戈多》、德国表现电影杰作《卡里加里博士的小屋》、契诃夫的《樱桃园》、莎士比亚的《皆大欢喜》、法国当代文学名著《小王子》等,都是世界文化长河中璀璨的遗产。

  突破的戏剧展示,本届乌镇戏剧节还邀请到多位世界活化石级的实验剧场启蒙者、传承者参演。台湾实验戏剧鼻祖兰陵剧坊,孕育了台湾许多剧团诞生,由台湾著名艺术家、兰陵剧坊创始人金士杰编剧兼导演的《演员实验教室》将兰陵剧坊经典作品再现。《动物磁性》是马布矿坑剧团的创始人、美国实验剧场先驱李·布鲁尔和资深编剧特里·奥赖利为今年的乌镇戏剧节彻底重新创作的作品。

  此外,还有波兰实验戏剧奠基人耶日·格洛托夫斯基的传人们排演的《客厅》、实验剧场拓荒者田戈兵导演的《500米:卡夫卡,长城,不真实世界图像及日常中的英雄》、当代剧场实践者李建军的新作《大众力学》、80后导演王翀的《平行宇宙爱情演绎法》等。

  “我相信戏剧节来说,作品的选择是很重要的一点。因为它涉及到很多方面,不同文化之间的交流,活力的碰撞等等。对我来说,乌镇戏剧节是现下世界上最好的戏剧节,因为它拥有刚刚我所说的元素。”来自罗马尼亚的戏剧评论家奥克塔文·萨尤说。

  在最具乌镇戏剧节特色的“青年竞演”上,五届青年竞演高人气获奖作品首度集结,为观众献上《初恋》(《嘀嗒》《跳墙》《静止》)与《初吻》(《曾经》《嘎玛》《花吃了那女孩》)除此之外,本届乌镇戏剧节还邀请到墨西哥优秀的青年鬼才导演赫克托·弗洛雷斯·小松为观众带来特别的午夜场演出《路在何方》。

  正如孟京辉所言,“总体来说今年的戏更丰富更多元了,共有33部戏在乌镇戏剧节上演,除了本土的戏剧,大家也看到了我们还邀请到了足够有重量及多元的国外导演,五大洲欧洲、亚洲、澳洲、非洲、美洲的导演和演员都来了。我们提出了‘容’这个概念,全世界的好戏都可以到乌镇这样一个不起眼又很有魅力的小镇上来,里不再仅是一场众多艺术作品一堂的狂欢,更是戏剧作品、演员、观众甚至整个戏剧节所营造的环境之间,相互刺激、作用所迸发的艺术生命力的延展。”

  希腊亚里士多德大学教授萨瓦斯·帕特里蒂斯认为“容”是乌镇戏剧节强大魅力的来源之一,“在欧洲有一个传统,每年至少有一个城市会举办一个艺术节或者戏剧节,但欧洲戏剧节基本上都是安全起见,不愿意去冒风险,他们呈现的作品都是大牌的,不会去挑选有风险的作品。而没有足够性令这些戏剧节呈现的不是多元化而是统一性,无论是从审美还是文化,或者是艺术形态都很相似,同一性很明显。”他认为,乌镇戏剧节因为在这方面的包容而显示出超强的活力,“每天都有不同的碰撞,这一切的火花令乌镇成为最美妙的地方。”

  除了剧场内的演出,乌镇戏剧节的一大特点是移步有戏。

  “古镇嘉年华”把当代戏剧艺术的环境戏剧融入乌镇大氛围之中,来自世界五大洲的百余组艺术团体将乌镇的木屋、石桥、巷陌甚至摇橹船作为舞台,献上1800多场精彩演出。“古镇嘉年华”令世界艺术与观众零距离接触,实现戏剧在空间和时间上的延展,成就了乌镇戏剧节的另一个高潮。

  今年乌镇戏剧节新增的“戏剧帐篷营”,打造了一个彻底的青年戏剧天堂,令戏剧节“沉浸式”的特点更为突出。

  奥克塔文·萨尤感叹,“因为戏剧节的存在使这个地方的生活了活力,戏剧的精神在每一个角落都有所体现,人们的话题永远都是关于这个小镇、这个戏剧节。乌镇戏剧节充满活力。”

友情链接